芃芃

天哪这是什么神图

神奇的黄黄:

恩,听说有比赛不好意思全用旧图,又画了张新的,带着之前的图一起凑凑热闹。pick me!

(临摹的原图来自微博:kilig0318_朱正廷)

答应我们TFX小可爱的手写
拖了很久,很是抱歉
承蒙喜欢❤
@桁月筱

【十八楼闲谈】吉祥三宝

为cc拍爆我的小破灯!!
我爱!!!

长江国际十八楼茶水铺铺草:

#走的是可爱假奶风格,居然说我有敏感词。。迷醉,气人。


欢迎进入十八楼茶水铺

【亓桃】星辰如你(11)

安利啊,我很喜欢的亓桃文
看过很多,这篇的文笔和情节都是数一数二的啊
清新不油腻,细腻温柔
本钢筋直女很喜欢哈哈哈
表白写手❤

某九:

简亓深夜从公司下班,路过陶桃以前的办公室,早就被其他人代替,换上新的陈设。


简亓推了一下门,竟然推开了。


点 BGM:《寂寞暴走》 


他走进去,坐在陶桃曾经坐过的椅子上,看着外面璀璨的夜景,她曾经也无数次看过这相同的景色吧!不知道那时的陶桃心里,在想什么?


有没有想起总是让她伤心的自己。


 


 


 


想到多年前见到的陶阿姨,那时他觉得陶阿姨和陶桃长得有些相像,竟然没想到陶桃就是陶阿姨的女儿。


想到陶阿姨那句希望自己的女儿遇到和他一样好的男孩。


 


 


只是陶阿姨不知道,他就是她女儿的男朋友。然而,并不是什么好男孩,而是一个让她的女儿无比伤心的烂人罢了。


 


 


 


尘封的记忆里,提取出陶阿姨曾经说过的那句,我女儿也是和你一样,淋了雨,在家生病了。


 


那时的他,被所有生活突如其来的巨变搞得焦头烂额,根本都没有过多地去思考过更多的可能性。


 


陶桃和他分手的那天,回家也生病了吗?


 


 


简亓现在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这个世界伤害了他,而他也真的伤害了陶桃。


 


一边是枉死的家人,一边是深爱的女孩。


 


过去和未来,复仇和爱情,家人和爱人,怎么选择?


 


错综复杂的世事,有时候,恍惚之间,觉得自己怎么选都是错的。


 


依然逍遥法外的仇人,就像多年前听到的那句:“这个世界上,很多犯罪没有证据。”


果然是没有证据啊!


 


 


而现实还有那个,这些年来,一次一次被他伤到流泪的女孩。


他亲爱的女朋友从来不是爱哭的女孩,却为他流了那么多眼泪。


 




想起那时陶阿姨为自己付了全部的医药费,还给他买了一大袋子昂贵的进口药,叮嘱他一定要按时擦药,小心手上留疤。






陶桃也是同样的为他买了祛疤的药。






如果父母没有出意外。




他和陶桃按照原来的计划早早结婚。




那么,早就和善良的陶阿姨和心爱的女孩成为了家人。




感慨人有时候,真的是不得不受制于命运。




然而,现在。






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她曾经呆过很久的地方,疯狂的想念着远在异国的她。


 




 


简亓决定去加州见陶桃。


此时此刻,看着她曾经看过的夜色,整颗心,在疯狂的想念她。


 


 


 


他按着从伍总那儿问来的地址,到了陶桃家。


整理衣服,车窗上映出一张紧张的脸。


像曾经追陶桃时那样,每天前所未有的注意形象,生怕让她看到不帅的自己。


 


 


 


可时间的残忍,总那么措不及防,他转过身打算去陶桃家找她的时候。


 


 


 


却看到她和敖三推开门从家里出来。


他们脸上的笑容轻松灿烂。


 


 


这个世界,有的事情,总是可以超出人心预期的残忍。


 


 


简亓的笑容凝固在脸上,变成一张心碎至极的脸。


 


 


 


 


看他们在一起有说有笑,心情灿烂。


而他躲在远处,像是一个见不了光的人。


看着他的一生挚爱和别人约会。


 


 


 


他以为这些年的他,已经把情绪修炼到超越常人不受控制的喜怒哀乐,能够游刃有余的处理所有负面情绪。


 


 


而今天,这好久没有体会的深切的心如刀割的痛楚,是怎么回事。


 


他亲爱的女朋友,终于成为了别人的女朋友吗?


 


简亓用力闭了一下眼睛。


 


 


 


敖三突然落在陶桃唇上的那一个吻,彻底击碎了他最后强撑的坚强。


 


 


 


简亓后退一步,他转过身,抬起手捂住自己的心脏,不敢再去看陶桃和敖三在一起的画面。


空气是揉碎了的玻璃渣,每次呼吸,都变得格外艰难,心脏像是揉进一把又一把尖利的玻璃渣,早已是一片血肉模糊般的疼痛。


看着深爱的人和另外一个人在一起。
这样的事实,实在太过让人难以接受。


他们之间甜蜜的画面实在太过刺眼……



他脚步越来越快,奔跑起来,离开她的世界,越来越远......


 


跑到精疲力尽,倒在异国的路边,看着已经暗下来的天空。


 


眼眶里蓄满将落的眼泪。


 


 


 


陶桃因他落泪,而他又何尝不是,为数不多的眼泪,为她而落。


 


 


 


看似刀光剑影都不会在心脏刻下痕迹的简大经纪,也会因为一个女孩,脆弱至此,伤心至此,绝望至此......


 


 


 


陶桃大概都不会想到,他有多么爱她。


 


 


一边是父母和姐姐的枉死,一边是一生挚爱。


 


 


该怎么选择?


 


 


 


 


可现在的他连选择的机会都不再有,他不用作出艰难的选择了,他的女孩,爱了他那么多年,终于放弃了他,爱上了别人。


 


 


简亓笑起来,一边笑,一边流泪。


 


 


 


 


回国以后,简亓遇到程以鑫和敖三一起。


 


简亓转过头来看到程以鑫身边的敖三,直接无视一旁笑眯眯的和他打招呼的程以鑫。


简亓冲过去对着敖三的脸上去就是一拳。


 


 


两个人打了起来。


简亓的武力值哪是专业级选手敖三的对手。


 


 


等程以鑫终于把两个人拉开时,敖三下手挺重,简亓脸上青了好几块,他倒在地上,无声地笑着,嘴里的血涌出来,把嘴唇染得鲜红。


 


 


程以鑫把简亓从地上扶起来,看着敖三说:“三儿,你下手也太重了吧!”


 




敖三擦了擦自己嘴角的血,他脸上也青了几块,只是没简亓伤得严重。


“打不还手可不是我敖三的风格,再说,你也看到了,是他先打我的。”


 “还有,我也受伤了好吗?你经纪人是有病吧!我怎么得罪他了,他这么恨我!竟然明目张胆的对我下黑手。”


敖三用手指碰了一下嘴角的伤,忍不住嘶了一声:“真疼,好多年没受伤了。”


 




“你别站着了,赶紧和我一起把简哥送医院,我不方便出现在公众面前,等会儿到了医院,你把他送进去。”


 


 


 


看了诊断书,程以鑫对敖三极度无语,他忍住把那张薄薄的纸摔到敖三脸上的冲动。


“轻微脑震荡,你对我经纪人的下死手吗?”


 


 


 


敖三大概也觉得自己过分了,他说:“我也不是故意的啊!平时练成习惯了,一时没控制好,就下手重了些。”


“你别那么凶的看着我,我也很受伤好吗?我敖三自从成年以后就没人敢打过我,简亓倒好,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对着我的脸就是一拳,我也很懵逼啊!”


 


“我脸上也擦了药好吗?”


 


 


“你赶紧走吧!我陪着简哥,他醒来时应该不想看到你。”程以鑫看着病床上睡着的简亓青肿的脸,觉得匪夷所思,怎么也想不通向来温和理智的简哥,到底和三爷是接下了什么梁子,能和AZY特保公司的董事长打起来,他不知道他们之间武力值有多么悬殊吗?


 


 


 


艺人平时熬夜成习惯,凌晨两点倒也没觉得多困,给前段时间去了加州的陶醉发微信。


 


 


 


周末,陶醉在陶桃家呆着。


 


 


 


看到手机上程以鑫发来的消息很惊讶。


 


“我今天和三爷遇到简哥,简哥直接冲过去对着三爷的脸就是一拳,现在被三爷打成轻微脑震荡,我现在医院陪简哥。”


 


 


陶醉快速地回信息:“这也太不像简哥向来精明无比的行事作风了,杀敌八百,自损八万这种事他是怎么做出来的!”


 


“我也很费解,思考无果,你觉得呢?”


 


这边的程以鑫无聊等消息的过程中,刷了一遍敖三的朋友圈,他看到敖三朋友圈的一张照片时,突然抓到了一丝清晰的思路。


 


 


 


“难道是因为他看到了三爷朋友圈的照片?”


 


“什么照片?我和三爷不熟,没加他微信。”陶醉这时看到陶桃下楼了,走过来坐在他旁边,打开了电视。


 


 


照片很快发了过来。


 


 


“这是什么情况?我姐竟然被除简亓之外的男人公主抱了!”


 


 


“所以,我觉得简哥有可能是因为你姐的缘故打三爷的。”


 


 


“简哥伤得很严重吗?”


“我觉得挺严重的。”


 


 


“那你给我拍张照片发过来,省得我姐每天刷微博搜你机场图,从你身边找简亓,那天正好被我看到了。”


 


 


“桃姐竟然也做这种追星小女孩会做的事!如果她想看简哥,我可以每天拍无数张发给她啊!”程以鑫发完消息站起来去拍照片了。


 


 


“别了,我姐爱面子,她估计看着简亓在你身边的照片,还羡慕过你。”


 


 


陶醉点开图片,看着简亓脸上的伤,惊讶地捂住了嘴。


 


陶桃听到动静回过头来,隐约看到陶醉手机屏幕上是一张图片。


 


她眼睛眯起来:“你是背着我交女朋友了吗?你女朋友给你发照片了?”陶桃挑眉,把陶醉手里的手机夺过来。


 


 


 


“我看漂不漂亮......”后面的话没有再继续下去。


 


“不是,是程以鑫。”陶醉慌忙解释道。


 


陶桃的瞳孔瞬间紧缩:“简亓这是怎么了?”


 


很凶的表情。


 


陶醉看着自己姐姐哆嗦了一下说:“轻微脑震荡......他和敖三打了一架......”


 


 


然后,陶醉就看到陶桃把他的手机扔到他怀里,迅速地拿起自己的手机放到包里开始向门外走去。


 


“姐姐你去哪儿啊?”


 


陶桃已经关上门走了。


 


 


 


简亓醒来时,大脑依然有些晕眩,他看着空无一人的病房,想起自己昨天做梦了,梦到了陶桃。


 


 


梦到她抱着自己流泪:“我这才离开多久,你怎么把自己伤成这样了。”


 


梦里的他抬起手抱住陶桃的背,她的头发长长了不少,散在背上,凉凉地盖到他的手背上。


 


简亓的嘴唇弯起。


 


即使是梦里抱抱她,也觉得很开心啊!


 


可想到从梦中醒来,面对的是没有她在身边的事实,又会觉得,真想永远停留在那样的梦里好了。


 


 


 


 


 


 


TBC.

【旭×我】你最可爱

现在一说到陈泗旭这三个字
我就想哭
这三个字,笔画,发音,还有这个人

怎么办啊

你的笑是我心中最甜:

今天是4月9号,49,是一个对我朋友很有意义的数字,她很喜欢小朋友,很希望他可以快快乐乐地长大,做自己喜欢的事,即使是在她看不见的地方。这篇,送给她, @ 芃芃  现在大概还不晚。


 


 ——正文——


你是陈泗旭的金牌小助理,额,其实也不算小,因为你已经24岁了。今年21岁的陈泗旭已经是经国内大众认可的王牌歌手,小小年纪就solo出道,当时也是经历了不少波折。


这些年你一直都陪在他身边,看他浮浮沉沉,起起落落。但其实你明白,不管这世界怎么变,他真正在意的根本不是那也外界的看法和缥缈的荣誉,他温和的脸上始终波澜不惊,因为对音乐的喜爱足以让一切浮躁的情绪沉淀。


你从他18岁起就做起他的助理了,说起来你也有在慢慢长大。初次见面时因见到偶像而激动到嚎叫、咋咋呼呼的你现在也能像他一样沉着冷静,遇到棘手的情况也终于能镇定又干净利落的解决。


说到底你和他挺像的,你们对世界有着同样的敏锐,但虽能感知却冷眼旁观。其实你知道的,他并不是冷眼,他只是有太多热忱压在心底,却又生怕自己做的不够好。


 


其实在来到他身边之前你的眼光就不曾离开过他,看着他由籍籍无名到名声鹊起再到大红大紫,你知道他的好,也心疼着他的难。所以想要奔向他身旁的渴望才愈发强烈,直到三年前。


 


 


看着录音棚里认真对着歌词的泗旭,低垂的眉目安静而又温柔,在这一刻时光仿佛也变得温吞,在他周身染出暖暖的光晕。


你不禁陷入了对往事回忆之中。三年来你不知陪他走过了多少地方,唱着一首首或熟悉或陌生的歌谣,场景如走马,有马路上他干净的声线混着周遭嘈杂声响的时候;有大舞台上观众的欢呼尖叫声应和着他动人歌声的时候;有歌手比赛里他的声音透过高音质的话筒一丝一毫传入你耳膜的时候……


 


可最让你难忘的是上个月的海边,初夏的微风轻轻吹拂在你的脸颊,绵柔得像他的手掌带着爱意的抚摸。


意识到自己想法的你不禁羞红了脸颊,故作镇定地拿腿一下一下地踢着海边的细沙,却没想到不一会儿就被扬起的沙尘迷住了眼睛。


眼睛酸酸涩涩得睁不开,你用力地揉着,却被他捉住了手。


  他拿起身边的水壶在一张纸巾上倒了点水,然后凑到你面前帮你细细地擦拭。眼角凉凉的触感瞬间就缓解了干涩,但你的眼睛却更红了。透过他的指缝你看到了他带着担忧的眼神,只是这一眼你便跳开了,打着哈哈说好了没事了。


  其实你只是不愿承认他身上味道像微咸的海风不经意间钻入你的鼻尖,却在你的心湖里掀起巨浪。


  还真不是因这风太大,只是你的心太小,小到这样的距离就足以让你心旌荡漾,小到这湖其实不过就是一个他。


 


 


  能够长久的陪伴,大概总带着爱。


 


  他微微笑着看着你有些紧张地跑开,也不说什么话,只是抱起吉他坐在一块海边的岩石上开始唱歌:


  


  通宵等待


  窗外太阳升起


  因为早晨来临


就能和她相见


谢谢你 握住了我的手


谢谢你 看着我的眼


谢谢你 陪伴着我的时间


这样 来到我的面前


一整天等待


月亮的升起


因为夜晚来临


就能与你畅谈


不要忘记 我们的约定


不要忘记 我的心因你的眼神


而有多么悸动


 


你就站在不远处的沙滩上静静地看着他,一曲结束,你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泪水已经流满了你的脸颊。你用力在下巴上揩了一把快要滴落的泪,暗骂自己的不争气。


可远处渐渐下沉的夕阳,随着滚圆的落日蒸起今天的最后一丝热气,一大片深橘色温柔地晕开,加上抱着吉他唱歌的他,自成风景,如一幅浓墨重彩的油画。


 


你抹着眼泪鼻子发酸,只可惜自己不能成为这画中的一隅,哪怕一个角落也好。


 


你看到他映着暖光的清澈眼眸似乎有水光烁烁闪闪,以为是你透过泪珠看他的错觉,结果他却走过来,抬起你的脸,用一种和刚才唱歌一样的认真语气说:“这是送给你的歌,额…”他好像有点不好意思,耳尖荡起红霞,是连夕阳也遮不住颜色,“本来想说谢谢你,可我觉得还不够,不如就再加一句在一起吧,你觉得呢?”


 


他抬起眼望进你的眸子,一贯平淡无波的眼居然也会眸光闪烁,像是压抑着某种沉寂已久的波涛汹涌。


 


你呆呆地站在原地,做不出任何反应,只剩吃吃地盯着他看,可心里却像炸开了漫天漫天燃也燃不尽的烟花,璀璨照亮了全部的天空。


 


 


你看,你本来只想成为画的一角,他却让你成为画的中心。


你只想握住一颗星的微茫,他却要给你整片星空。


然后你看到他如星空般闪耀的眼眸里却满满当当地装着一个你。


 


你炸了,彻底炸开了花,你笑着闹着扑向他,蓦地打开了自己心湖的闸门,爱的潮水无法控制地溢出心房,怕是要水漫金山了。


 


 


你像个傻子一样站在录音室门口,嘴角花痴的笑停都停不下来。泗旭其实早就弄完了,默默站在一旁盯着犯傻的你看了好久。


最后他还是一脸无奈地走过来,抬手一把拍在你的头上,你被拉回现实,不满地嘟起嘴:“你干嘛?很疼呀…”


其实你知道他用力很小,只是故意冲他撒娇。


 


“真人就在你眼前给你看还不行?笑得瓜兮兮的~”他好心情地逗你,手却很自然地握住了你的。


你被他牵着手往外走,有点不好意思,但仍要傲娇地耍赖:“你,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你啦,自恋狂!还有,我那不叫瓜,叫可爱!超级无敌美少女那种!”


 


然后他忽然停下脚步回过头,你一不留神就撞在他身上,抬起头,他淡淡的眸光被温柔填满。他最近越来越高频率的温柔眼神看得你不知所措,傲娇不下去,只想赶紧跑。


可他却拽住你,给了你一个完整的拥抱,然后低着头在你耳边,用比平时唱歌第一个度的声音开口:“这世界上有两种可爱,一种是你最可爱,一种,是我可爱你了。


 


你又炸了。